特稿|中国资本涌向澳大利亚后:融合、繁荣、猜疑与希望
热门搜索:798 商业 计划书 杂志 好在历史 男儿不怕 台湾 学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台新网 > 国际
特稿|中国资本涌向澳大利亚后:融合、繁荣、猜疑与希望
日期:2018-07-01 10:23:04  来源:澳大利亚珀斯  作者:  人气指数:
关键词:  

 马修·凯利(Matthew Kailis)把他极为珍视的两张照片挂在公司会议室里。黑白的一张五人全家福拍摄于20世纪初,马修的祖父那时还是个刚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小孩子,后来在珀斯开了一家水产店,成了这座家族企业的奠基人。

 

彩色的一张则拍摄于2016年,马修年迈的父亲坐在轮椅上,在一大群同事的簇拥下,笑容灿烂地庆祝这家已成为澳大利亚主要海鲜生产商的公司成立90周年。马修和儿子在他身边,与来自中国的商业伙伴并肩而立。

 

凯利兄弟集团的前身,1926年成立的凯利斯父子水产店。采访对象供图

 
马修对家族奋斗史津津乐道,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视线投向中国。2016年,凯利家族的多个公司在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下合并为KB集团,联想控股持股90%,KB集团持股10%,马修任首席执行官。

 

正像许多其他接受中国投资的老牌澳大利亚企业高管一样,在谈及未来的愿景时,马修眼中充满了对亚洲市场的期望。

 

据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数据,在2016-2017财年,中国向澳大利亚提议的投资金额达到389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901亿元)、项目共计9714起,高于美国对澳提议的265亿澳元。截至2017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总投资已达到10年前的近8倍,投资领域也从能源和资源扩大到了农业、新能源、旅游、法律服务、医疗、基础设施等领域。

 

“我坚定地认为,中澳贸易和投资关系是双方相互以及共同对维护地区和平、繁荣和稳定所做承诺的关键部分。”6月,澳大利亚投资与贸易部长乔博(Steven Ciobo)在堪培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等到访的中国媒体如此说道。

 

然而,中澳关系近期的吃紧显然给双方的投资和贸易蒙上了阴影。毕马威公司与悉尼大学在6月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尽管中国投资者整体认为澳大利亚的投资环境较其他许多国家更为安全,但由于澳大利亚对中国政治影响的指控等问题,只有35%的中国企业在2017年感到自己在澳投资受到欢迎,低于2014年的52%。

 

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全国首席执行官海伦·索扎克(Helen Sawczak)也在采访中表达了对澳大利亚部分官员及媒体渲染中国威胁的担忧,认为这将对消费者和投资者造成损失。她表示,需要有更多澳大利亚的高级官员访问中国,沟通理解对方的优先目标。

 

“世界的权力中心已从欧洲转移到了美国,再转移到了亚洲,所有国家都需要适应这一变化,”她说,“对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是它第一个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的最大贸易伙伴。”

 

中资到来促进增长,未造成激烈“文化冲突”

 

昆丁·莫克西(Quentin Moxey)听不懂中国合作伙伴讲的中文,但通过翻译,他懂得了对方的全球愿景。在中国投资者到来前,这座四代人辛勤经营的奶牛牧场主要为澳大利亚市场提供鲜奶,而随着如今产能的增长和市场的打开,大量亚洲消费者的需求让昆丁充满了希望。

 

昆丁在2016年第一次到访中国。震惊他的不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西方化的消费品味和跳跃式发展的通讯科技。“你很快就会发现,中国人想和我们享有同样的产品,”他说,“澳大利亚不会喂饱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但我们可以为高端市场提供一些高质量的产品。”

 

2015年,新希望联合昆丁所在的莫克西(Moxey)家族、佩里奇(Perich)家族和澳大利亚自由食品集团,收购了莫克西牧场,合资成立了澳大利亚鲜奶控股有限公司。昆丁介绍说,此前莫克西牧场的产量约为5000万升,今年会达到8500万升,预计将于1年内达到1亿升。

 

澎湃新闻记者在牧场中看到,出生不到8周的小牛零散地在棚中休憩,不时有小牛走向自动喂奶的机器,扫描身上的标签后伸头喝了起来,每只小牛每天喝奶的剂量都受到了严格的监控。而在另一处大棚里,已经长大的约300头奶牛排列有序,依次登上旋转的圆盘接受自动挤奶,环绕一圈后顺从地离开。而在不远处,针对不同年龄的牛棚、新的挤奶设施,以及循环利用资源的设施还在建设中。

 

莫克西牧场的自动挤奶设备。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图

 
尽管中国的投资使生产变得更为忙碌,但在当地员工眼中,这并未打破牧场原有的安宁。一名从矿业转向奶业的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之所以决定转行,是想从事一件人们真正在乎、并且自己想努力把它做好的工作。虽然他主要在办公室工作,但在闲暇时分,他仍会不时来看看奶牛,“和它们说说话”。

 

上海广泽股份携财团于2017年收购的布朗(Brownes)乳业也经历了从老牌当地企业向国际化公司蜕变的过程。布朗乳业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格尔基斯(Tony Girgis)介绍说,建立于1886年的布朗乳业是几代澳大利亚人难忘的童年回忆,就像美国的可口可乐一样,许多尤其是住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孩子从小喝着布朗乳业的牛奶长大,上世纪80-90年代,该公司又增加了冰淇淋业务。

 

在乳业寒流中严重受挫的布朗乳业在2017年被广泽股份所率财团收购,目前正在逐步增加对中国的出口。格尔基斯认为,中国投资者的介入并未给其造成激烈的“文化冲突”,因为中方对澳方现有的经营团队印象深刻,澳方也得益于中方的长远眼光。

 

历史悠久的布朗乳业。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图

 
格尔基斯对澎湃新闻表示,该公司已有极为多元化的氛围,他自己出生在埃及,管理团队中还有来自新西兰、克罗地亚的成员,员工也多是意大利人、马其顿人和菲律宾人,而无论他们来自何处,关心的都是工作稳定和业绩增长。虽然澳大利亚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些反对中国收购本地企业的声音,但在格尔基斯看来,这种“噪音”未成气候,中国投资创造了更多工作岗位,带来了更多有利增长的科技和资本,公司原有的企业文化也并未发生改变。

 

而在消除“文化冲突”之外,一些中资企业也积极投身当地社区、尊重本土文化。布朗乳业延续着此前的项目,邀请当地儿童免费参观工厂,鼓励他们多喝健康的牛奶。四川天齐锂业在西澳大利亚的全资子公司人员也介绍说,企业支持了当地5所小学开设中文课,为西澳大利亚博物馆建设捐款,并使当地交响乐团与中国的交响乐团展开了长期交换项目。绿地集团在悉尼投资的铂瑞酒店则保护了被列为文物的所在建筑,在经过复杂的审批过程后,在现代化酒店中维持了原汁原味的历史风格。

 

新希望集团澳新区域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唐立新(Nick Dowling)告诉澎湃新闻,在他数十年从事金融业的观察中,中国投资者在10-15年前到澳大利亚更多是一种“买买买”的状态,似乎不太在意项目质量,对澳大利亚当地专家的建议也没有很大兴趣。而近几年来,中国投资者对质量更为看重,也更多寻求澳大利亚专业人士的建议。

 

“中国投资者表示,他们对澳大利亚市场越发熟悉,也增强了信心。”毕马威与悉尼大学的联合报告中如是写道。

 

各级政府对华示好,但难阻波澜再起

 
尽管中国投资者正在越来越适应与澳大利亚企业和社区的关系,但中澳两国的外交关系却时有波折。如何平衡政治与经济的优先目标,一直是澳大利亚政界面临的棘手问题。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乔博在采访中直言否认需要在政治和经济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可以继续推进双方广泛而深厚的贸易投资关系,并同时继续保持中国和澳大利亚各自一直以来的立场。”

 

6月,澳大利亚一些政、商、学界人士接连发声,呼吁改善中澳关系。而在6月19日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一年一度的堪培拉联谊日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外交部长毕晓普和贸易部长乔博共同出席,试图打消人们对中澳关系的疑虑,欢迎中国投资。

 

澳大利亚议会大楼。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图

 
特恩布尔在演讲中回忆了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去张家口谈判矿业项目、2016年去杭州出席二十国(G20)峰会的情景,并表示,对中澳关系“充满乐观”,认为这一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密。他还表示,媒体总会更关注两国的分歧、冲突和问题,但实际上,只要两国互相尊重,共同点就远多于分歧。

 

外长毕晓普也在演讲中重申中澳关系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澳政府在不同层级有着100多项合作,无论是在多边组织还是在双边互动中。

 

澳大利亚也在政府各层级试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5月19日乔博访问上海时表示,澳大利亚是中国的好朋友和合作伙伴,愿意与中国和上海保持良好关系。澳大利亚企业将积极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5月21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阿根廷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期间应约会见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毕晓普当时表示,澳方高度重视中国,认为中国的发展是重大机遇而非威胁,中国的持续成功有利于澳大利亚,也有利于全世界,这才是澳政府及社会各界对中国的主流看法。

 

新南威尔士政府中国特使贺乐为(Jim Harrowell)对澎湃新闻表示,在地方层级,中澳关系更为紧密。在预计参加11月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400家澳大利亚企业中,大部分来自新南威尔士州。同时,2019年新南威尔士州还将迎来与广东省结成姐妹省州关系40周年,这是中澳之间建立的首个姐妹关系。

 

此外,悉尼将在建立一座新机场的同时在周边开发“航空城市”(Aerotropolis),成为澳大利亚的科技枢纽。贺乐为表示,特恩布尔、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等政府各层级官员都出席了5月举办的“航空城市”投资者论坛,鼓励外国投资。

 

同样在5月,由浙江省贸促会、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新南威尔士州分会在悉尼共同主办了中国(浙江)—澳大利亚贸易投资洽谈会。新南威尔士州财务部议会大臣奥迪亚(Jonathan O’Dea)在致辞中表示,希望在11月进口博览会时回访浙江,进一步扩大双方的经贸关系。

 

中国(浙江)—澳大利亚贸易投资洽谈会。浙江贸促会 图

 
然而,澳大利亚在政治上对中国仍存紧张情绪。6月28日,澳大利亚议会通过了“反外国干涉法”,扩大了对“间谍行为”的定义,要求为外国政府利益服务的个人和组织进行登记。特恩布尔在2017年12月在议会介绍法案时,澳大利亚国内关于所谓“中国政治影响”的指责正甚嚣尘上。

 

面对中澳关系可能再受影响的担忧,乔博在法案通过前再次出面“灭火”,表示法案并非针对中国,而是事关澳大利亚国家主权。

 

然而,澳中工商业委员会的索扎克坦言,反外国干涉法将直接影响该委员会代表商界与澳大利亚政府的往来,以及大量在澳投资、难免有项目需要澳政府批准的成员企业。同时,她也担忧,法案通过会给目前围绕中澳关系的负面舆论雪上加霜。

 

华为在澳大利亚的活动就因政治因素备受媒体关注。此前有消息称,澳大利亚政府考虑到该国的敏感基础设施可能落入他国手中,准备禁止中国企业华为成为澳大利亚5G网络的设备供应商。华为澳大利亚董事长洛德(John Lord)27日驳斥了关于安全威胁的质疑。

 

索扎克也表示,华为在澳大利亚的活动被高度政治化,如果它被禁止参与5G网络建设,将是对澳大利亚消费者的巨大损失。她还表示,7月澳政府将举行补选,华为在澳大利亚的前景可能要等到补选结束后才能见分晓。

 

商界得益于自贸协定,期待政治影响最小化

 

“我跟踪中澳关系发展还不够密切,”在被问及政治时,莫克西牧场的昆丁笑着说,“可能我需要关心更多。”

 

确实,对距离堪培拉有两三个小时车程的奶农来说,两国关系的大趋势对日常生活的直接影响并没有大到令人不可忽视。但是,双边政治经济关系确实关乎企业的长期规划及其员工的家庭生计。

 

布朗乳业的吉尔格斯算了笔账:根据2015年中澳正式实施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对澳大利亚乳制品征收的关税将在9年内全部取消,在那之前将逐步递减。这意味着布朗牌乳制品在中国市场的价格将渐渐降低,出口量也有望大幅增长。

 

出口海鲜的凯利兄弟也在根据自贸协定制定战略。据中澳自贸协定,到2019年1月1日,澳大利亚所有海鲜出口中国的关税将降为零。凯利表示,自贸协定使该公司得以向中国更多不同地区的各种客户出售海鲜,从而更有效、更有针对性地开展营销。“如果中澳之间没有自贸协定,那(这些营销措施)不会如此方便地实现,”他说。

 

澳大利亚三洋葡萄酒业。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图

 
同样将在2019年实现零关税的还有澳大利亚红酒,澳大利亚三洋葡萄酒业总经理郑可对此充满希望。由河北千金钢铁集团在2007年收购组建的这座葡萄酒企业在2015年迎来《爸爸去哪儿3》摄制组后吸引了大量中国游客,而目前每年所产的近300万升成品酒中,大部分销往中国。他表示,实现零关税后,如何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提高产能、满足市场需求将是不小的挑战。

 

正因如此,当今中澳之间的分歧也牵动着这些依赖两国友好关系的企业家的心。旗下拥有牛肉加工企业的新希望集团澳新区域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唐立新坦言,牛肉在世界各地都是一种极容易受地缘政治影响的产品。而从整体来看,商界也希望改善中澳之间的贸易关系,而不是受部分政客“为各自原因发出的噪音”左右。

 

“我们希望看到中澳政府进行非常紧密的对话、保持非常紧密的关系,”凯利则说,“所有良好的关系最终都应该允许人们互有分歧。我希望两国政府都能理解各自的企业、尊重互相的分歧、努力合作试图找到恰当的妥协。”

 

面对澳政府受国内政局发生摇摆的对华政策,澳中工商业委员会的索扎克给中国投资者的建议是,保持信心,在信息不明的时候,寻找更直接、更真实的消息来源,包括主动与澳政府接触沟通。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中国特使贺乐为也给出了类似的建议,称企业应该与澳政府更多合作,强调中国投资对澳大利亚的积极影响。“双边关系就像家庭关系一样,会有紧张的时刻,也有舒缓的时刻,”他说,“我们需要双方都做出妥协。”

 

澳大利亚珀斯机场的新跑道建设项目。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图

 
在双边贸易的支持者眼中,中澳之间还有大量合作的空间。比如马修·凯利就盼望着珀斯和中国之间开通直航,因为这将能使凯利兄弟公司的海鲜更快抵达中国的餐桌。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在去年11月,西澳大利亚州州长麦高文(Mark McGowan)访华期间就曾就珀斯与上海之间的航线进行协商,预计将于今年10月开通直航。

 

截至目前,直航的正式开通时间尚未正式公布。从上海往返位于同一时区的珀斯仍需经停中国其他城市、东南亚其他国家,或者远在两个时区之外的悉尼或墨尔本,总耗时多在13-24小时之间。

 

但可以确定的是,珀斯正在紧锣密鼓地为迎来更多游客做准备。在市中心,不时可见工地和施工车,建设中的高楼外标着一家家即将新开的酒店名称。珀斯机场对面也有大片工地,不久后,这里将建成和悉尼、墨尔本机场外类似的大型商场。机场外正在修建可以缩短航站楼间车程的新路,机场里正准备扩建新跑道。

 

它们期待的,将是来自哪里的游客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栏目精彩推荐
新闻视频
大家爱看
视觉焦点
赞助广告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