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经纬遭重判寒了前线警员的心
热门搜索:798 商业 计划书 杂志 好在历史 男儿不怕 台湾 学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台新网 > 法治在线
朱经纬遭重判寒了前线警员的心
日期:2018-01-04 07:14:17  来源:大公网  作者:  人气指数:
关键词:  

  文\孔兴洲

  退休警司朱经纬昨日被裁判官重判三个月监禁,引起社会的强烈质疑。尽管在法院门前的硕大的“冤”字说明了许多市民的强烈感想,但此案对香港社会未来所产生的深远负面影响,仍未得到充分的反映。裁判官断然拒绝了社会服务令报告的建议,并以三个理由:案情严重、知法犯法、防其他警员仿效而作出重判。这些理由和结果,或许可以满足于某些支持“佔中”者的愿望,但显然严重损伤了数以万计在前线及后方执法、维护香港社会治安的警员的士气和对法治的信心。此例一开,未来警员在执法之时必然会增加了犹豫,因为他们将担心,自己执法维护法治,最终却可能被“法治”所害入狱。这绝非市民所愿见的。

  判决理由不公 判案水平成疑

  本案案情并不复杂,公众亦早通过传媒当时所录影的片段了然于胸。从事实角度而言,朱经纬的确有挥动警棍“打人”,而事主亦因此受到轻伤。如果是在普通情况、普通街头、普通案件中发生,那么,“警察殴打普通市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问题在于,当时是“四野寂静”的普通街头吗?当时是在“佔中”的极其严峻时刻,也堪称是数十年来香港所仅见的最严重的公众骚乱事件。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在示威者数十倍于警员的情况下,以及示威者刻意袭击警员的情况下,忠于职守的警员当时的压力可想而知。出于对尽快维持现场秩序的考虑,用警棍“驱离”在场围观的市民,于情于理,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些最为核心的因素,没有得到裁判官的认真考虑。

  裁判官钱礼是外籍人士,在此强调,外籍法官本身并不一定是问题,问题在于裁判官有没有真正的水平、有没有恰当地考虑各种因素?显然,许多市民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裁判官钱礼判决中,给出重判的理由。大致上可以归纳为三点。第一,案情严重,包括当事人郑仲恆当时只是一名手无寸铁的途人,朱经纬挥动警棍时郑已经行经朱身旁,郑亦未有向警员作出具威胁性行为。警棍虽非致命武器,但仍能造成严重伤害,郑仲恆是因为幸运及在肩上披着毛衣才未有受重伤;第二,朱经纬身为执法人员,法庭有必要判处具阻吓性刑罚;第三,要防止其他警员仿效其行为,以及让公众重拾对警队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朱经纬提交了近四十封求情信,包括多名立法会议员及前警队“一哥”,但都不被认可。更重要的是,当感化官在社会服务令报告中,建设判处社会服务令,同样不被接受。讽刺的是,在以四个月作为量刑起点时,裁判官“宽宏大量”地给出了一个月的“减刑”,理由是:考虑到他已经退休,重犯机会微,事前无案底,以及在事发至今承受巨大心理压力,扣减刑期至3个月。

  如此判决,无法不令人质疑,是否有人对警方执法是抱以“深恶痛绝”的心态,以致不能公允地考虑到现场客观环境,最终作出不合理的判罚。我们并不希望这是裁判官的真实想法,真希望这只是“无知”与“无能”的结果,但过去三年来的种种案例,则无法不叫人忧虑这一严重的不公平司法现象。

  例如,据统计已落案检控的157宗“佔中”案件中,只有43%被定罪。而被定罪的68宗案件当中,只有不足20%被判监2天至10个月不等。更重要的是,比较所谓的“支持佔中者”与“反对佔中者”作出相近行为,最终后者却被判较重的个案。例如同样是爆玻璃罪行,4名男佔领者涉嫌冲击立法会大楼,用铁马撞穿大楼的玻璃,原审裁判官只判罚150小时社会服务令,其后律政司申请刑罚覆核,其中3人才被判监3个月;对比1名报称受佔领影响的反佔领者,在旺角佔领区将疑似装有易燃液体的玻璃樽掷于地上,拿出打火机并大喊“大家一镬熟”,最后被判监6个月。

  争议最大的是,“佔中”前夕冲击政府总部的黄之锋、罗冠聪分别被判社会服务令80小时及120小时,周永康因需赴英国升学,判三星期监禁,缓刑一年。判决一出,社会一片哗然,认为如此严重的罪刑最终以如此方式轻判,无法体现法律公正。其后律政司申请覆核,最终又被判以维持原判。

  我们虽然仍然相信香港是一个有高度法治的地区,但当“佔中”者一再因“动机良好”而被轻判,而警员却一再因维护社会秩序而被重判入狱,则很难不令人感到悲观。

  伤及警队士气 动及香港根本

  昨日裁判官曾提到案发现场的情况,但她却指虽然接纳辩方所指,警方在佔领运动期间承受极端的压力,但认为压力并不能合理化袭击。问题在于,现在没有人去“合理化”打人,只是希望,作为法官必须考虑到警员在执法之时所遇到的高强度压力,因为这涉及数以万计警员日后对待执法的态度,以及重大的公众利益问题。但显而易见的是,裁判官并没有让公众看到她拥有好的判案能力。

  此案判决伤了无数前线警员的心,也严重挫伤了他们维护法纪的信心和决心。因为他们在作出执法决定之前,朱经纬警司的下场极可能会成为他们犹豫的理由,最终受到伤害的是全香港市民的切身利益。一旦再暴发诸如“旺角暴乱”之类的严重骚乱,若没有了警员的尽责尽力、毫无保留的执法,香港会成为一个死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栏目精彩推荐
新闻视频
大家爱看
视觉焦点
赞助广告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