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个横跨数千年人类史的世界文化遗产
热门搜索:798 商业 计划书 杂志 好在历史 男儿不怕 台湾 学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台新网 > 旅游 > 商务之旅
25个横跨数千年人类史的世界文化遗产
日期:2017-10-26 08:22:35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作者:  人气指数:
关键词:  

 

文化遗址

如今,人类最伟大的文化遗产正不断遭受武装冲突、气候改变和自然灾害的威胁。最近,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宣布了2018年的世界文化遗产守护计划,将全球的注意力和资源聚焦到25个面临危险的文化遗址上,这些文化遗址从史前一直跨度到20世纪。

撰文:Gulnaz Khan

印度| 德里独立后的建筑

摄影:Joana Kruse

与印度的许多古遗址不同,德里独立后的建筑并未获得政府部门的法律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认为,如果缺乏保护,这些建筑将面临被破坏的风险。

纽约| 布法罗中央车站

摄影:Joe Casico

布法罗中央车站建于1929年,是一座具有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随着上世纪50年代公路系统的建立,火车交通逐渐走向没落,该车站最终于1979年关闭。这座建筑后来被中央站复原(一个志愿者领导的组织)收购,他们希望通过开发这个遗址来振兴布法罗社区。

西班牙| 别尔索Tebaida Leonesa

供图: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

Tebaida Leonesa有时又被称为“沉默的山谷”,这里坐落着大量可追溯到7世纪的僧侣修道院,其中包括保存完好的中世纪教堂。随着这里的年轻人相继离开前往城市追求经济机会,再加上旅游业不断发展,人力资源越来越少,剩下的居民面临保护文化遗产的压力会更大。

津巴布韦| 马托博山文化景观

摄影:Image Broker

津巴布韦的南部地区遍布着花岗岩,这里的岩画非常密集,其数量居非洲之首。马托博山中的洞穴、绝壁和巨石残留着3500多年前的岩画,人类的早期历史由此可见一斑。然而,人类的不断开发和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不断威胁着这片遗址:森林砍伐和放牧活动将岩画暴露于太阳和雨水之下;人类导致的火灾经常肆虐这片土地;现代的人为涂鸦更是直接破坏了古老的岩画。

叙利亚| 阿勒波集市

摄影:Thomas Rinaldi

在阿勒波的集市上,石头拱顶下是迷宫般的街道,街道上到处都是售卖糖果、地毯、香料以及阿勒波皂的小贩。

2011年,一场内战爆发了,大量平民伤亡、流离失所,甚至破坏了叙利亚的社会结构;2012年,在叙利亚政府军和叛乱者的一场战斗中,阿勒波集市毁于一旦。

据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称,复原阿勒波集市对战后重建工作而言非常重要。

也门| 塔伊兹旧城

摄影:Pierre Blanchard

从1229年到1454年,塔伊兹旧城一直因其豪华宫殿、清真寺和伊斯兰宗教学校而著称,三座建于也门黄金时代的宗教建筑一直存留到今天。然而,近年来塔伊兹却持续不断遭到内战蹂躏。这场内战已经导致上万平民死亡,数百万人急需人道援助。

2015年,反抗军占领了塔伊兹城堡,再后来城堡遭到空袭......在过去的2年里,持续不断的战火和炮击毁坏了几座历史性建筑,包括塔伊兹国家博物馆和其中收藏的古卷、一座16世纪的清真寺。 

智利| 塔尔卡—孔斯蒂图西翁铁路支线

摄影:Erick Cespedes

该铁路支线全长88公里,将塔尔卡市和孔斯蒂图西翁港连接了起来,是智利境内仅存的乡村铁路支线。2017年1月,森林大火烧毁了这条铁路其中的几段,给当地居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安提瓜和巴布达首都圣约翰| 总督府

摄影:Philip Logan

建于17世纪的总督府是安提瓜和巴布达总督的官邸和办公室。历经多年干旱、飓风和地震的考验,如今总督府的部分区域出现垮塌,急需翻修。当地已经发起了一个翻修总督府的倡议项目,旨在利用它支持社区和教育活动。 

伊拉克| 哈德巴尖塔

摄影:Danita Delimont

2017年6月,激进分子引爆了安装在大清真寺和其著名的倾斜尖塔内的炸药。这座清真寺建于1172年,早已成为摩苏尔旧城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之一。清真寺的未来和摩苏尔冲突后的重建依旧充满不确定性因素。 

摩洛哥| 索维拉犹太人聚居区

摄影:Peter Forsberg

建于18世纪中期,当时作为非洲和欧洲之间的贸易站。这座城市因具有宗教多元化和充满包容性的长期历史而知名。以色列建国之后,大多数生活于此的犹太人都离开了摩洛哥。如今,犹太人聚居区内许多摩尔式和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都被遗弃,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

埃及| ELIYAHU HANAVI犹太教会堂

摄影:Roland Unger

该教会堂最早建于1354年,1798年遭法国人轰炸,1850年得到重新修建,是亚历山大犹太社区仅存的古迹之一。

近年来,这座犹太教会堂变得破败不堪。据报道,2017年,埃及政府批准了一项修复该教会堂的计划,投入资金达220万美元。

北京| 大戏楼—恭王府

摄影:Yu Zhixin

北京恭王府建于19世纪。为了维持其最初的面貌,大戏楼需要国内外专家的协作修复,它是北京保存最完整的王府。 

埃及| Takiyyat of al-Gulshani

摄影:Matjaz Kacicnak

16世纪期间,一位颇具影响力的谢赫在开罗建造了Takiyyat of al-Gulshani,此后它便一直是苏菲教派的宗教基地。这座破败不堪的宗教建筑拥有一座马穆鲁克风格的陵墓、清真寺、厨房、多个商店和房间。

历经多年地震、劫掠和疏于管理的影响,如今这里急需修缮。

法国| 国王的菜园

摄影:Sylvain Duffard

国王的菜园位于凡尔赛宫附近,当初主要为路易十四的王宫生产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如今,国王的菜园栽种着450多种果树,每年仍可产出30吨水果和20吨蔬菜。据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称,园中近40%的果树需要重新栽种。

以色列耶路撒冷| 里夫塔

摄影:Nir Navot

里夫塔是耶路撒冷一个传统的巴勒斯坦阿拉伯村庄,从古代到20世纪中期一直有人居住。如今,这个遗迹受到一个重建计划的威胁,该重建计划试图在原来的遗迹上修建新的房屋和购物中心。 

意大利| 阿马特里切

供图: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

2016年8月一天的凌晨,意大利中部地区遭到地震的袭击,其中包括阿马特里切镇。地震不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近300人遇难,400人受伤,还对文化遗产造成了巨大破坏——许多历史性建筑遭到毁坏。 

📍 尼日利亚| 苏库尔文化景观

摄影:Dipo Alafiatayo

苏库尔文化景观位于尼日利亚和喀麦隆之间的曼达拉山脉,因梯田农业和钢铁市场而知名。1999年,苏库尔文化景观成为尼日利亚首个世界文化遗产遗址,然而自从2013年开始这个遗址就一直受到尼日利亚境内博科圣地组织的袭击。激进分子劫掠了这片高原,洗劫了许多房屋和粮食作物。 

📍 巴基斯坦| 卡拉奇

供图: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

这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自从1947年英属印度解体以来,该市人口增加了近50倍。

随着房屋和基础设施不断增加,分区规划规定有所放松,卡拉奇的许多历史性建筑面临拆除、废弃和疏于管理的风险。 

泰国| 湄南河

湄南河

湄南河又称国王河,这条河流经曼谷,最终汇入泰国湾,目前正面临在河流沿岸修建一条加高的散步长廊的风险。除了会改变河流两岸的美丽景观,这个项目还会迫使河边的居民迁移,甚至可能会造成难以预见的环境影响,比如不断增多的洪水。尽管遭到当地社区和企业的反对,目前泰国政府部门仍没有取消该项目的计划。

秘鲁| 塞罗德奥罗

摄影:Francesca Fernandini

在利马南部的考古遗址塞罗德奥罗上,散布着大量公元前850-550年的土坯建筑、寺庙、坟丘以及纺织品。尽管2006年秘鲁文化部将该遗址指定为考古遗迹区,塞罗德奥罗还是屡遭洗劫和非法侵占,而且这依然没有引起秘鲁政府的足够重视,此地处于疏于管理的状态。 

英国| 布莱克浦防洪提

供图: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

布莱克浦位于英国的爱尔兰海滨,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的海滨度假胜地,100多年来一直是备受英国人欢迎的夏日休闲目的地。

由于全球气候改变,海平面不断上升,极端天气事件越来越频繁,如今海滨社区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尽管为了使小镇免受洪水的威胁,当地最近修建了一座新的防波堤,但防波堤依旧很脆弱。 

美国| 阿拉巴马民权运动遗址

摄影:Laura Ewen Blokker

在整个阿拉巴马州,所有的教堂、礼拜堂以及私人住宅都在讲述上世纪50-60年代期间美国民权运动的故事。由于美国国家公园的美国民权拨款项目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再加上快速城市化的蚕食,要想维护好这些重要的历史遗迹,利益攸关者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澳大利亚| 天狼星大厦

摄影:Glenn Happer

悉尼标志性的天狼星大厦建于1979年,是一座野兽派风格的建筑,当时用于容纳因贵族化而流离失所的公屋租户。到了2015年,这栋建筑的许多楼层被遗弃,只有少量居民住在这里,于是某公司抓住机遇,宣布了拆除这栋建筑、重新建造一座奢华公寓的计划,结果引起了当地社区的抗议。2017年7月,土地和环境法庭驳回了拆除大厦的计划,称政府应该将其作为历史遗产展开保护。 

加勒比海| 墨西哥湾和墨西哥的文化遗址

摄影:Alfredo Estrella

2017年8月和9月期间,一系列自然灾害席卷加勒比海、墨西哥湾以及墨西哥,这片地区的所有文化遗址都需要进行重新核实、评估以及救援。

在人类诸多伟大的成就中,有一些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也有的变得越来越脆弱。

放眼全球,武装冲突导致文化遗产沦为废墟,飓风和地震改变了城市的面貌,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则不断侵蚀着海岸线。

“通过建立一个国际性联盟,世界文化遗产守护计划既保护了这些文化遗址,也保护了它们所蕴含的历史。入选2018年界文化遗产守护计划的25个文化遗址把我们作为全球公民团结起来,继续推动我们对正义、文化、和平以及相互理解进行孜孜不倦的追求。”

——Joshua David(世界文化遗产基金的主席兼CEO )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栏目精彩推荐
新闻视频
大家爱看
视觉焦点
赞助广告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