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景东暴力强拆致我们无家可归
热门搜索:好在历史 商业 男儿不怕 798 计划书 杂志 台湾 钓鱼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台新网 > 来函照登
云南景东暴力强拆致我们无家可归
日期:2016-11-23 17:19:22  来源:  作者:  人气指数:
关键词:  

我是云南省普洱市景东县文井镇文窝村民谢昌信2015年文井镇政府套用2013年的补偿标准和我协商拆迁事宜,协商未果逼签协议、暴力强拆,让我全家至今无家可归,跪求云南省委陈豪书记和广大网友关注,帮帮我们一家。

 
补偿标准有争议未达成协议
 
     我家有六口人,我们老两口、大女儿、大女婿、大孙子、小女儿。为了生计,我和女儿女婿外出打工,家里主要由老伴在照顾。我家房子被列入征地拆迁范围后,2015年景东县文井镇政府套用2013年的补偿标准跟我协商,加上对测量面积、价格有争议,未达成协议。
 
遭景东县文井镇副镇长逼签协议
 
    20151227日,我在家附近的大鱼塘(地名)看别人打牌,文井镇副镇长唐永发打电话单独把我叫到停放在附近公路上的车子里,让我把协议签了,我说东西还没算清楚,还有些面积未算,又没有第三方在场,我不签。副镇长唐永发一直叫我签字,我感觉事情不妙,想下车,他摇起车窗锁了车门不让我走,逼我近一个小时,唐永发搂住我的肩膀,用手抓住我的手肘,逼我在补偿协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后才把我送回去大哥家。
 
拆迁施工方故意拉土围高住房四周致积水淹房
 
    我两个女儿先回来,2016119日,一同去文井镇政府办公室说明对协议的不认可,并找唐永发索要补偿标准相关文件,唐永发当时没找到,让我们先回家,他下午送过去,下午我拿到的复印件内容不完整,前后内容衔接不起来,提出疑问唐永发说工作失误拿错了。我女儿跟他说测量面积也不对,他答应重新测量。我们多次索要关于补偿标准的正规文件,一直没拿到。
    22日,唐永发带了郭军、张斌到我家,我老伴说趁家里人齐重新测量,我们要求把漏测的部分重新测量,他们不同意,测量内容起了争议,女婿反问他们哪些算建筑面积?没人回答,郭军使了个眼色,他们就走了。到车前,唐永发说:“到时候拆不拆由不得你们。”一个多月后没有结果,我和女儿女婿离家外出打工。
    几个月后,唐永发打电话协商,答应重新签协议并把拆迁补偿相关标准文件发电子邮箱给我女婿,我女婿看过后跟家里商议完再回去重新签协议,但他一直没有兑现。
   长期以来,我们索要正规完整的文件,一直没有看到,家里人想看协议也没能看到。910日左右,景东连日下雨,拆迁施工队拉了些土堆放在我家周围,把周围垫高了,导致雨水积留,我家被淹。他们说下午回去挖开,却没了下文。
 
暴力强拆,控制人身自由
 
     20161011日早上,独自在家的老伴去附近村民家串门,突然听到有人喊她,告诉她家里被拆了。老伴急匆匆往家赶,半路上就被多人架住,强行带到文井镇人民政府办公室,路上,老伴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抓我?哪个出头指使的?”其中有人回答:“是县政府出头,政府承担。”老伴问:“哪个领导?站出来。”对方没再回应。老伴的手机出门前在家里充电没带,她请求他们借手机让她打个电话,被拒绝,她又求他们让她去文井街子上借熟人电话给家人打个电话,依然被拒绝。就这样,我老伴在文井镇政府办公室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是几个人跟着。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软禁后,他们把她送回了我哥家就走了。我老伴从我哥家出来,赶回家一看,家已经没了,变成了一片空地,连片瓦都没有剩,家里的东西去向不明。施工队还在拉沙石填附近的水沟,我老伴忙拦到挖机前阻止,告诉他们:“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轧过去。”施工队这才停止施工,把沙石倒在一边开车走了。
    家没了,老伴只能借住在我哥家。被强行带走的时候,她的左胸壁软组织拉伤,呼吸疼痛,睡觉困难,身心健康受到严重伤害,一说起就伤心激动。却没有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更别提安置,也没人告诉我们家里的东西在哪。强拆前,没有任何人通知过我们。
 
找县委多部门得不到正面回复,信访局称他们工作只是喝茶聊天
 
    知道此事后家里人都赶了回来,20161013日早上,全家一起去景东县人民政府县长办公室反映情况,县长胡其武说:国家重点项目建设必须服从。我小女儿用普通话回答他,他说:“都是本地人讲什么普通话?”小女儿回:“尊重你才讲普通话,县长你这样说觉得太伤自尊了。”接着他打了电话说有人会来跟我们面谈,可以跟他们反映,然后就走了。
    一会信访局来人叫我们出去,我们说领导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反映问题。他很强硬地赶我们出去,同时把我们的包拎了起来。我们被带到了信访局,局长没有在。到信访局办公室后,他说喝水自己倒,然后玩起了电脑游戏,不理我们了。这位李副局长不理会我们的诉求,一直在玩游戏,玩了大概近两个小时,女婿过去问他:“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就让我们坐在这等着吗?”他不说话继续玩。女婿问他领导你贵姓,他说姓李,是信访局副局长,今天他当班,局长没在。女婿问他:“你们不管我们死活啦?我们无家可归了,你们信访局的工作职责是什么?”他无所谓的回答:“接待、喝喝茶、聊聊天。”女婿生气追问:“你们八项规定是什么?”他回答:“不知道。”女婿又问:“信访局是县级领导接待部门,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他回答:“解决不了,就是接待,人民政府接待部门。”然后他继续玩了一会才把游戏关掉,但依然不理我们。
    后面我们天天去等,都得不到正面回应,要不就是把我们冷在一边。几乎每次都有看到这位李副局长在玩电脑游戏。后面等到了政法委廖副书记,提出的质疑和询问依旧得不到正面的回应,让我们先回家,走司法程序,后我们要到了一份2013年补偿文件及相关批复复印件。后面又去找县长,还去过政务大厅,也是一样的回复。我们家都没有了,让我们回哪?政府暴力拆迁的时候为什么不走司法程序?我们家都没了,花钱住宾馆,最后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暴力强拆完了却让我们走司法程序,不正面去回应和解决问题。
    我们多次去找景东县委书记祁海,一直没找到,1024日中午12点多才等到了祁海书记和副县长汪明。我们反映了问题后汪明副县长第一次说都按2015年的标准给你,第二次口误说成05年,祁海书记还在旁边更正“是15年”。女婿说给的不是15年的标准,汪副县长说是一样的标准。我们问为什么多次索要后都没给(2015年的补偿标准文件)?他们没有回答,很多问题都没有正面回应。让我们自己去看病(老伴的拉伤),自己回家去。走时,女婿说:“我们要把这个问题向社会公布。” 祁海书记说:“行行行,这是你们的权利。” 女婿回:“向中央纪委、巡视组反映,总有一个部门管着你们。”祁海书记不屑的丢下一句“巡视组我还陪过呢。”就走了。
    向县委政府正常反映问题得不到解决,信访部门冷漠,为什么老百姓要一个公道就这么难?山高皇帝远,景东怎么这么黑?跪求云南省委陈豪书记和各大媒体及好心人帮助我家的遭遇。让我们有个安身的家园,还我们一个公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栏目精彩推荐
新闻视频
大家爱看
视觉焦点
赞助广告商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投诉  |